[南記・壹]

週末搭巴士去了海邊,是兩個城市Valparaíso跟Viña del Mar組成的大都會區。同行的還有以前在法國的智利同事好友Luis跟他老婆Elise。我們剛好經過Lo Vásquez教堂,隔天馬上要舉辦有名天主教大慶典。今年有將近八十萬的人來朝聖,有攜家帶眷搭公車的,有騎著馬車腳踏車的,更多的是步行在高速公路上 的人(慶典前後會封路)。

我們先是去了Viña del Mar,下車不到半小時就可以看到海。走在太平洋岸邊,想到台灣就在海的另一頭,海水的味道也突然變得熟悉起來。喝了些啤酒後,才又搭上開得比在高速公路上快的小公車抵達Valparaíso。天色已晚,Valparaíso顯得傾頹,但也遮不住那蠢蠢欲動的活力。Valparaíso是個很特別的城市,有點像西班牙Granada,到處都是插畫塗鴉,雖然髒亂但有其獨特的味道,新舊交雜,鮮明的顏色在散落的山丘上拉扯成一片又一片的風景。 Valparaíso以多元的夜生活聞名,很多年輕人特地來此玩樂。我們住的青年旅館才剛開幕,傍晚抵達時老板已經微醺,旅館的頂樓是很大的廚房,可以烤肉也有沙發,還可以眺望整個港口與山景,不是歐式那種刻板浪漫,而是一種輕鬆的舒服愉快。因為這裡的房價便宜,所以不少歐洲人來這邊買房子,改建成小旅館。

IMG_7705我們去了旅館老板介紹的餐廳,吃了一頓非常美味的智利晚餐。前菜是馬鈴薯片焗烤甘貝,主菜是海鮮燉湯,滿滿的鮮蝦淡菜干貝鮑魚加上酥炸的細薯與海苔, 最後還用一層苜蓿芽上了色,甜點是智利糖裹炸餅冰淇淋,吃得人心花怒放飽到咽喉。

吃完晚飯後,散了一下步。大街上的酒吧前面已經擠滿年輕人等待入場,街角的烤肉串小吃攤香氣四溢。到了午夜Elise帶我們去Máscara跳舞,一個偏 八零九零年代音樂的舞廳,但也不乏最近幾年的流行歌曲,從Pulp一路放到Daft Punk,從Suede到Vaimpair Weekend,讓人用力一直跳。夜越深舞廳越滿,有不少年輕男女同志,大概有八九對同志戀人,還有幾對熱吻到不行,覺得他們很自然很可愛。後來Luis 的好友Rodo(Rodo是Luis姐夫的小弟)也一起來跳舞,Rodo是一個智利知名樂團Sonora Baron的成員,走的是爵士熱帶風。Rodo很可愛,跳舞跳著就認識了辣妹,然後就有個非常愉快的夜晚。我們也一直跳到快四點才回旅館睡覺。

隔天起床吃了頓豐盛的早餐後,就爬山去看港口風景。Luis跟我說,他跟他的團員(他也玩band)前幾天正在想一個計劃,他們想要籌備建立一個智利的音樂博物館, 他覺得很可惜目前智利沒有這種博物館,很多原住民音樂都在流失,所以他們想要集合大家的力量保留這些資產。他們只是開始有個想法,希望可以慢慢實現。不久,一夜春宵後的Rodo也加入了我們,我們在山坡上的一家復古餐廳喝著白酒聊天。Rodo說他哥哥在智利南方的Chiloé島買了一塊地住在那,每次要拜訪他們都得爬山划船,但他也想在附近買塊溼地,一方面可以保留原始風景,一方面他想發展生態旅遊。聊著聊著,Luis跟Elise也都覺得這個想法不 錯,有加入的意願。從餐廳的大片彩色玻璃望出,可以看到整個港口景色,海上的雲壓得低低,藍得只剩海水與碼頭旁的貨櫃。

IMG_7709小酌後,我們慢慢走下山去吃了智利傳統的大份量午餐(疊得跟山一樣高的薯條加上一堆肉塊跟起司),接著再去Rodo的公寓兼團練室參觀。這棟建築本身就很 有趣,已經有一百年的歷史了,之前被荒廢,後來才又被整修出租成公寓。一樓是餐廳,二樓是團練室,三樓是住家。電梯由於太過老舊,於是就放了幾個枕頭,成為兩隻小黑狗的窩,Valparaíso真的是個充滿貓狗的地方。參觀到最後,Rodo還送我他們的專輯跟tshirt。傍晚我們決定散步去海邊喝啤酒,海邊有點涼,但還是有不少情侶在談情說愛。Rodo跟我聊到智利大麻每克就要將近十歐,比古柯鹼還貴,所以越來越多人種在公寓,唯一的缺點是要一直看照,不能出遠門。他提到有種大麻種子只要十幾天就可以收成,我就問他是不是Monsanto出產的,我們全都大笑起來。週日的結尾要搭車回Santiago, 但因為朝聖的人潮太多,很晚才有空位,多出的時間只好再去逛二手書攤買一堆老雜誌,回到自己的旅館時已經是午夜。

短短的兩天收獲很多,也很開心。我覺得這些中生代三十出頭的智利青年們,他們的夢想都好大,不是那種遙不可及的宏大,而是那種在很多年輕人身上看不到的壯闊視野。重要的不是有沒有夢想,而是不怕把夢想做大,重要的不是能否預測成功或失敗,而是能有寬闊的視野與胸懷。有了這些,即便是失敗也會繼續向前。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