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離去]

那天帶朋友去了一個教堂的鐘塔,地下室曾經發現過木乃尹,一走下去,恐怖的氣氛與潮濕的味道瞬間襲來。之後走進教堂,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發現手機傳來一個朋友的訊息,她說之前在德國的一個朋友,佩穎,她走了。突然間腦中一片空白,然後發現教堂的天使,壁畫上的人物,好像都在嘲笑我。

我呆坐一陣子,一直無法想像事情來得如此突然。我跟她不算特別熟,跟她和她老公一起吃過一次飯。平時,也就只有在網路上聯絡。每次要再約吃飯,也因為彼此時間無法配合,一直沒有再見面。她是開了一個心臟的手術之後,就再也沒有醒過來。好難接受一個人就從此消失。

我們說,生死無常。我們說得其實是,死無常。老媽上週進行胰臟手術,目前還在慢慢康復中。當我鬆了口氣時,死神卻又重重地打了我一巴掌。面對死亡,沒有那種勵志書本上講的這樣雲淡風輕,你只能接受。對面朋友的死亡,我怎能說出rest in peace。How could you rest in peace if you know you have so many songs waiting for you to sing, if you know your husband, family, and friends are waiting for you to come back? 如果一個人知道自己的生命將走到盡頭,她可以準備,或是說服自己已經準備好。但如果她不知道,殘酷的是,那是一個戛然而止的故事,沒有人能繼續完成的結局。我們說rest in peace,只是希望自己獲得平靜,因為路還得走下去,不管有沒有妳。當然妳不會知道。

我無法祝你一路好走,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妳將走到哪裡去。我無法祝你RIP,因為我知道,今晚我無法平靜,而妳若知道妳的生命被如此蠻橫地劃上句號,我相信你也無法平靜。只是我們都不知道,這要責怪誰?因為無常,所以無常。

To a friend
Pe-Ying Lee
21 Nov 1977 – 30 Jul 2011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