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

最近一直活在很疲倦的狀態。感覺生活好累。這種累,倒不是說有多討厭現在的生活。來到法國工作已經五個月了,已經頗適應。城市本身很不錯,同事也很好相處。所以基本上,我是喜歡的。但是這種累,是從去年埋首在論文裡頭慢慢累積下來的。好像一直沒時間停下腳步,想想這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覺得科學已經逐漸佔據我所有思考,壓縮到我本來用來感受藝術跟文學那的部份的頭腦。從去年開始,我發現我慢慢不能靜下來享受嚴肅的電影,或者是藝術。因為,工作已經強迫我思考太多,剩下的時間,我只想休息,不做任何需要大腦的事情。到了法國之後,情況更嚴重,一到週末,我只想窩在沙發上。等到我連相機都不想拿起來的時候,我發現事情已經有點嚴重了。

如果說人都有理性跟感性兩面,這兩方會隨著環境或年齡消長,當然跟工作也有關係。我發現我無意中,壓抑自己感性的那面,為的就是在工作中,可以快速回到純粹理性的思考。但是,我發現自己變得比較會憤世嫉俗,對於不合邏輯的事情變得無法接受,變得很沒有耐心,完全無法忍受無趣的人。我覺得這似乎不太健康。於是,科學這條路,感覺越來越難走。加上越來越瞭解學術界的黑暗面,對於”人”這件事,有時會有極度的厭惡。於是,我陷入了一種矛盾。對於,科學研究完全讓我脫離”人”的生活,慢慢無法接受。但是,對於科學研究最後往往要牽扯到”人”這件事,覺得非常討厭。我不知道要怎樣調和這個衝突。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2 Comments

  1. July 10, 2011
    Reply

    關於理性感性這件事,真是心有戚戚焉!!

  2. Aomame
    August 22, 2011
    Reply

    讀到你這篇,我也心有悽悽焉。說真的,我有跟你差不多的問題,就是:現在的研究題目,老闆,工作環境,其實我是喜歡的,無可挑剔。但是我討厭sensor這個collaboration裡的人,一想到接下來人生5年甚至10年,還要跟他們這樣咬住那些無聊的小事反覆衝突,為了繼續撐下去,強迫自己純講物理和數學,就事論事,把感性批判的那一面切斷以免煩躁或動怒,光想就覺得這種生活實在前景黯淡。應該說,缺乏進步的可能吧,還滿可怕的。
    所以,我們都稍微離科學拉開一點距離吧。拉開一點距離,說不定就看得清楚了。就像莫內的睡蓮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