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ypt.Seite eins]

對,我沒做功課,我這次出門沒做啥功課。這是自助旅行的大忌(對我來說背包客這名詞太沈重),就是沒有行前計畫。但這次在埃及旅行遇到的困難是我無法準備的,遇到的驚喜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也許這就是隨性旅行的好處,當然,也有壞處在,另外運氣也是很重要的。所以,這次埃及行對我來說,非常真實,沒有過度浪漫的想像,沒有天花亂墜的奇遇,像是日常生活那種踏實,遇到了一些朋友,遇到了一些事情,有挫折,有歡喜,有疑問,有暸解,有經歷,有滿足。這是我這次旅行最大的感想。踏實。

離開寒冷的歐洲來到埃及,很多人會認為冬天的埃及應該相當溫暖,我也是這樣天真的以為,但在午夜抵達Cairo時,氣溫的確低得出乎我意料之外。這次埃及行,行前準備大概是我所有旅行中最少的,但醞釀時間卻是最長的。我第一次想去埃及的念頭,可以追溯到國三準備高中聯考的時候,當時有個節目叫做發現者,專門介紹古文明,從埃及開始。之後,埃及便成了我最想親自去一趟的國度。為了就是能親眼看到金字塔,木乃伊,古神殿跟尼羅河。2007年年底一堆事情讓我無法分身準備埃及的旅行,從西班牙回來不到三星期又要動身前往埃及,整年不間斷的旅行讓我在一年之末有點精疲力盡,無論是體力上的,或是精神上的。就在我出發的前幾天,我在德國感冒了,帶著虛弱的身體前進埃及,無論如何還是得出發,就帶著幾本旅遊書跟幾台相機。

出發前,我對埃及的概念還只有古文明歷史與幾個重要的城市。所以我只有大略規劃要去哪幾個地方而已,旅館跟車票都想等抵達埃及再說。當然,第一晚的旅館也是如此,有點冒險。從Cairo機場到市區是有公車的,但我抵達的時間是凌晨三點,一出機場大廳就有一群人圍著你問要不要計程車或是旅館,我的精神還沒恢復過來,實在無法應付這些人。於是我就搭了免費的接駁公車到了停車場,找了一個看起來相當老實的司機請他載我市區。當然我沒有任何旅館的地址,他很好心地去路上幫我詢問哪有便宜旅館,最後找到一家在Talaat Harb大街上的一間旅館(New Sun Hotel)。在機場到市區的路上,我目睹了一場重大車禍,其實還差一點參與了。這裡的交通實在令人不敢領教,路上的每台車車速都超快,但是根本沒有安全距離,車與車之間大概也就五六公尺,在這麼短的間隔裡要超車,可以想見有多危險。但沒錯,車子就是這樣一輛超一輛,大家以最混亂的方式在路上奔馳。車禍就是這樣發生的,對向的一輛轎車因為超車時車速過快,車子拉不回來,就衝到我們這邊的車道。有一台廂型車閃避不及,先是對撞後,又在路上翻了好幾圈才停止。整個過程發生得很迅速,而且就是我們前前一輛車,數過來我們是第三輛車。如果我們前方那台車也閃避不及,以我們的車速而言,一定會跟著撞上去。但是車禍發生的太快,也來不及想這些,只能說,媽祖有保佑之類的話。但很神奇的是,兩台對撞然後又在路上翻滾的車子裡頭的人居然都無恙。被大家救出來後,看起來只是受了點驚嚇而已,埃及人開車的技術跟筋骨都讓我驚嘆不已,這並不是幸災樂禍,因為我們也差點撞上,只是這種開車方式,發生車禍是遲早的事,還有幸不幸運罷了,我們還算幸運,非常幸運。

我住進的那家旅館不算太乾淨,但裡頭的小弟人還算不錯,房價也不是很貴,我一個人住一間三人房不含衛浴,一晚60埃及磅(Egyptian Pound;10EGP=1.25Euro)。都安頓下來後,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但真正的噩夢才正要開始。

一開始我發現房間有不少蚊子,除了自己打死幾隻外,其他的實在無法對付。隔天早上醒來,身體沒有被蚊子叮咬的跡象,所以想說這些蚊子大概都是公的,不叮人的吧。第一天的行程非常簡單,就是去埃及博物館而已。埃及博物館離這間旅館很近,走路不到五分鐘就到了。這棟磚紅色新古典主義建築建於1900年,由法國建築師Marcel Dourgnon設計。本身也是古蹟了,當然,比不上它裡頭所藏的文物(超過十二萬件)。空間排列擁擠,說明標示不清,參觀動線混亂是埃及博物館最被人詬病的地方,所以埃及政府決定要在Giza興建一棟現代化的埃及博物館。進館之前,我繞到圍牆欄杆旁的小亭子先買點郵票,不少人坐在博物館前的小庭院,看起來實在是過於擁擠了點。來到埃及最不習慣的就是,不管到哪都要安檢,然後他們的檢查也很馬虎,有時候安檢門根本沒插電,但不然就是每個人走過去都會嗶,他們也不會攔你下來。基本上,進埃及博物館是不准帶相機的,我隨身的四台相機都在背包裡,但是過完X光機後他也沒說啥,我也懶得說什麼,反正我根本不想拍照。但是有些人的相機還是被攔了下來(那些掛在胸前或拿在手上的),弔詭的是在館內一堆人都用手機在拍照,青一色都是當地人,反而觀光客比較守規矩。埃及博物館數量龐大的文物像是二手市場的擺設方法,雜亂無章。沒有清楚的文字說明(都還是保留幾十年前打字機打出來的說明),排列也像是百年不變似的,所以看得我精疲力盡。我大概知道我想那哪些東西,所以那些東西有看到,也就滿意了。大家認為最經典的展覽,應屬Tutankhamun(圖坦卡門)的文物展和王室木乃伊展。

Tutankhamun的生名(The birth name)為Tutankhamun Hekaiunushema,古埃及文代表的意思是Living Image of Amun, ruler of Upper Heliopolis,Amun(Amon, Amen是古埃及重要的神祉之一),Heliopolis(Inunu,City of the Sun)是埃及古城,位於現代開羅的郊區附近。Tutankhamun是十八王朝的法老,屬於新王國(New Kingdom)時期,即位時可能只有九歲或十歲,但在十九歲時便死亡了。這個年輕法老的死因一直是埃及考古界裡頭最熱門的話題,從最早X光掃描顯示頭顱裡頭有碎片,被懷疑可能是他殺,到最近的電腦斷層掃描(Computed tomography,CT),科學家們推測,Tutankhamun的死因為腳傷得擴大感染造成,而頭顱的碎片應該是在木乃伊製作過程,或是在現代木乃伊搬運過程中所損傷。Tutankhamun陵墓的發現也是一篇很長的故事。英國考古學家Howard Carter在1922年在帝王谷(Valley of the Kings)找到這座陵寢(編號KV62),當時花了十五年的時間尋找這座陵寢,那時是一個年輕工人想要挖洞擺水缸,卻無意發現陵墓的外牆。Tutankhamun陵墓的發現震驚世界,因為在陵寢請裡頭發現的陪葬品數量驚人,且保存完好,工藝水準相當高。此外,法老的詛咒也是大家茶餘飯後的重要話題之一,當初第一批進入Tutankhamun陵墓的英國人之一Lord Carnarvon就在踏入陵墓的幾個月後,因為被蚊子釘咬引發敗血症去世。但第一個進入陵墓的埃及小孩(洞太小只能讓小孩通過)跟Howard Carter都活到相當高齡。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One Comment

  1. wallace
    February 20, 2008
    Reply

    woww
    埃及之旅終於喚出
    很特殊的遊記
    foton自己去的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