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埃及的明信片]


親愛的誠
終於還是來到了埃及。
但真正的旅行是在一場大病結束後,
才開始的。
一年的結尾,
我已經厭倦移動,
開始懷疑起旅行的意義。
我像是做夢般看著金字塔一下午。
回到了過去,
回到以前嚮往的夢境。
看見了你的臉龐,
記起了我最初旅行的
衝動。
在金字塔前,
這個地表上最接近永恆的建築。
你會說,
世上沒有真正的永恆,
即使是宇宙也有始末。
那我們是否該相信靈魂不滅?
坐在尼羅河小船上,
看著河水從腳下流走。
我漸漸迷惘,
對於時間該有怎樣的體會?
如何能在短暫的旅程中,
了解這片土地的永恆?
我徘徊在無人的神殿中,
用手讀著牆上斑駁文字。
我為你拓下一個古埃及文,
那是生命。
你大概會說,
這只是十字架上的繩鎖。
所有的一切都會崩壞,
即使數千年前偉大的神殿。
曾經綠洲也成沙漠。
所以我們安逸於這巨輪的轉瞬。
我跟著水的路徑來到了地中海,
讓旅行結束在海風的聲音裡。
你還停留在我的夢中,
夢裡的顏色太少。
我有太多的故事,
卻只能說給自己聽。
在風聲中,
無止盡地喃喃。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