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a 12.ONE]

德國Kassel第十二屆文件藝術大展早在今年的六月十六日就已經開幕,為期一百日,是德國非常重要的當代藝術大展。從Arnold Bode自1955年創辦第一屆開始,每五年舉辦一次,成為世界三大藝術展之一,第十一屆展覽吸引了六十五萬人次參觀,更讓Kassel這個德國中部小城聲名大噪。當初創展的目的是為了吸引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來此交換心得,給德國當代藝術一個全面性的參考點。每屆都選出不同的策展人,也各自形成不同的風格。第十二屆的策展人是Roger M. Buergel,同時也會跟Ruth Noack(美學歷史學家)一起合作策展。策展的方向主要為三大主題,以提問的方式揭示。Is modernity our antiquity? What is bare life? What is to be done? 第一個問題是關於“現代性“的提問。第二個問題是關於生活本身的提問。第三個問題是關於美學與教育的提問。


我們這次去看展,離開幕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人潮依舊很多。天氣時好時壞,正如參展的作品一樣,變化多端。我們總共花兩天時間參觀,一共有五個展場,還包含一個戲院。我們剛抵達Kassel時下起了傾盆大雨,但沒多久又放晴了,直到晚上都是晴朗的天氣。可是隔天卻是陰雨綿綿,異常寒冷。那麼多作品想要在兩天內一次看完,似乎也不是難事,但是都要夠深入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一般看展覽,我都是先快速瀏覽一遍,然後再針對有興趣,或能引起共鳴的作品,花多一點時間思考跟研究。所以非常直接的作品多半可以引起我的興趣,而太晦澀的內容,或是要多轉幾個彎的創作往往會被我略過。因為我不喜歡需要太多作者詮釋或講解內容的東西,我喜歡的是創作者用一個簡單但是獨創的概念,來交代或是說明一件東西,它或許不夠完整,但正是那些未被填滿的空洞,才使得觀賞者有參與的機會。另外,簡單的概念還要有獨創性,像是被用爛的極簡主義作品,或只是包裝華麗的東方風味商品,我通常會直接略過。不是因為我不喜歡或不承認極簡主義的重要性,而是我覺得創作者不夠用心,不夠誠實,它並沒有超越前人,也沒有在前人已經開闢好的田地上耕耘。既無創新也無拓展,只有模仿而已。


Juan Davila的作品往往讓人很難忽略,除了他用色大膽顏色鮮明的拉丁美洲風格外,還有就是他對性與歷史的直言不諱,直接赤裸裸地呈現到讓人不敢直視的地步,就像這幅“The Liberator Simon Bolivar“。1946年出生在智利的Juan Davila,自1974年後就一直定居在澳洲墨爾本。

我很喜歡Alina Szapoczikow在1971年創作的口香糖照片系列。它旨在揭示簡單的生活和生活中創作的關聯。身為雕塑家的Alina在一次工作時發現,口中的口香糖也可以成為抽象雕塑的另一種形式,於是照下了這一系列的照片。Alina是波蘭集中營的倖存者,後來移居法國,1973年因為乳癌而過世。


Nedko Solakov的“恐懼“系列漫畫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作品之一。Nedko展示了九十九種讓人感到難堪的事件,組成人類恐懼的來源。風格化的塗鴉結合些許黑色的幽默,看似商業但卻又提供簡單想法與背後讓人思考的空間,這是我喜歡這些畫作的理由。這幅圖說的是七個胖子有活力地跳著舞,他們絕望地試著延緩死亡的到來。它說明了我們對於肥胖與死亡的恐懼,與肥胖地跳舞的難堪。1957年出生於保加利亞,Nedko的創作媒材非常廣泛,包含繪畫,漫畫,攝影與裝置藝術等。

Kassel Documenta 12 官方網站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One Comment

  1. gewwa
    August 29, 2007
    Reply

    Nedko Solakov’s work is my favorite, too.
    We hope to be pretty/loved/comitted to others/healty/long lived…so we are afraid to be rejected.
    Then fears come from hopes.
    Then hopes come from fear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