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微草堂筆記]

近來看書已經到一種相當雜亂的地步,去年因為好奇,便把紀昀的“閱微草堂筆記“拿來看看,沒想到越看越好看,就這樣斷斷續續地,看了一年才全部看完。當然,古文沒有白話文容易讀,但是大部分的故事都是趣談小品跟誌異見聞,或是抒發感想等等的內容。不是隨隨便便就文以載道地看到頭痛,加上前後是沒有連貫的,像是一篇一篇的流水帳,所以可以隨時停止,看到哪裡就從哪裡開始,反倒沒有長篇小說的閱讀壓力,怕看了後面忘了前面。書裡頭的內容包羅萬象,講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有狐怪野鬼,有文學記趣,有訴訟官司,有陰間地府,有綠林軼事,有男色女情等等。其中狐仙出現的次數頻繁,說的好像到處都有一樣,感覺很奇妙。不過書中不少故事的確是可以讓人深入思考的。如果我們高中時的古文是這種題材的,應該相當有趣。本書的序有一句話,我覺得挺有道理的。“故道在天地,如汞瀉地,顆顆皆圓;如月映水,處處皆見“。馬上就討論到粒子間作用力跟電磁波反射的原理。當然我是學科學的,書中畢竟有不少仍算是迷信的故事,但是就像莊子所說“六合之外,存而不論“,目前的科學畢竟不能解決所有事,用開放的態度來嚴謹思考,我想是有益的。

記下我印象深刻的文句:

蓋漢儒重師傳。淵源有自;宋儒尚心悟。研索亦深。漢儒或執舊文,過於信傳;宋儒或憑臆斷。勇於改經。計其得失,亦復相當。(P.8 灤陽消夏錄一)

儒以修己為體,以治人為用;道以靜為體,以柔為用。佛以定為體,以慈為用。(P.67 灤陽消夏錄四)

天地之大,何所不有?幽明之理,莫得其窮,不必曲為詞,亦不必力攻其說。(P.105 如是我聞一)

神仙必有,然非今之賣藥道士;佛菩薩必有,然非今之說法禪僧。(P.143 如是我聞二)

天道凡是忌太甚,故過奢過儉,皆足致不祥。然歷歷驗之,過奢之罰,富者輕而貴者重;過儉之罰,貴者輕而富者重。蓋富而過者,耗己財而已;貴而過者,其勢必至於貪婪,權力重則取求易也。貴而過儉,守己財而已;富而過儉,其勢必至於刻薄,計較則機械多也。(P.171 如是我聞四)

事能知足心多愜,人到無求品自高。(P.275 姑妄聽之一)

天下惟同類可畏也。夫甌越之人,與奚霫不爭地;江海之人,與車馬不爭路,類不同也;凡爭產者,必同父之子;凡爭寵者,必同夫之妻;凡爭權者,必同官之士;凡爭利者,必同勢之賈,勢近則相礙,相礙則相軋耳;且射雉者,媒以雉,不媒以雞鶩,捕鹿者,由以鹿,不由以羊豕,凡反間內應,亦必以同類,非其同類,不能投其好而入,伺其隙而抵也。(P.285 姑妄聽之一)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