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耶路撒冷的明信片]

親愛的誠,

當我在雪地上踏出一個腳印時,
怎也沒想到這裡會下雪。
夜晚的大雪覆蓋整座山城,
突然間我找不到回去的路。

在耶路撒冷我想起了喜歡迷路的你,
沒有方向也許就是方向吧。
你總是可以輕易找到出口,
而我永遠在這人間的路口徘徊。

大雪的夜晚我靜靜地駐足在哭牆前,
顫抖的手摸著那古老的紋路。
像是拭去你臉上的痕跡,
那是來自我僅剩的淚水。

我們最後都成了流浪者,
你以靈魂漫遊而我則用軀殼遊蕩。
在這神聖的城市裡我如此格格不入,
因為我不願意相信天堂與地獄,
一個人在大雪的冬夜我依舊孤獨。

還記得你的最後一封信上寫著鍾文音的一句話:
“每一段長久的背鄉旅路,皆以心靈逃亡始,以降伏慾念終“
但我知道有些事情,一但開始了,就沒有結束的時候。
此刻,即使天堂也是地獄。

獨自走在耶路撒冷老城的街頭,
時間的沈重讓人透不過氣來,我對著自己在心中吶喊。
突然想起我們在北濱公路上的瘋狂嘶吼,
在那憂鬱的月光下看著洶湧浪潮。
究竟那些逝去的,是過往的回憶,還是我們自己。
而那些被期待的未來,是否不曾到來?

我知道這將是一張寄不到你手上的明信片,
因為你的地址隨著你的離開而失效。
你曾經說過:任何情感都有保存期限的。
我不知道我對你的思念何時會過期。
如今,我只能用一首首煽情的流行歌曲來麻醉自己,
只希望在過期前,可以一飲而盡。

我望著黑暗的天空想著,
你的背上是否還有沈重的十字架,
或著已經換成天神的一筆勾消。
你離開的那年冬天異常寒冷,
少了你的城市依舊忙碌。
他們說台北的星星很少,
其實只是大家都忘了抬頭。

我知道人生與死亡都是可笑的,
但等到那天真正來臨,
或許我也笑不出來。
我抬頭看著耶路撒冷的星空,
希望能記起你最後的淺淺一笑,
還有它的製造日期。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