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來台記]

上回香港朋友Eddie來台灣玩,為了盡地主之誼,我帶著他到處吃喝玩樂,面對台北,看著別人眼中的台北,審視著自己居住超過20年的地方,在別人面前,發現我們自己對這片土地的努力是如此不足,而有些感想慢慢發酵。許多習以為常的事,變成自以為對的事,大事馬虎小事計較的傳統性格,即使是對周遭環境,我們也不甚關心,也許這是城市性格罷了。

同行的還有他大學同學Faith,由於他們的班機很晚才抵達機場,我擔心他們可能沒有客運坐到台北,所以我就找了Mon一起跟我去機場接他們。不過即使我們晚了將近一小時才出發,華航的誤點還是讓我們順利接到機了。比較令人不安的是他們居然坐華航,讓我冒了點冷汗,四年一架的不良紀錄,讓人怎樣也無法寬心。為什麼台灣的飛機總是掉,這個問題我們留給專家好了。

在去西門町旅館的路上,趁著夜色,我帶著他們在台北市裡亂逛,不諱言的說,台北也只有入夜才美,仁愛路跟中山北路由市中心出發,穿出台北,在夜裡除了有安靜,更是充滿著舒服與輕鬆。雖然信義計劃區的燈光已滅,少了101的突兀感,卻多了誠品繽紛的書香氣。台北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呢,我這樣問著自己,我們的公建設方面,捷運似乎還算穩定,但掀頭皮事件讓人心驚;公園也還算不少,可惜綠地跟公園不成比例;交通當然不用提了,如果你每天旗車在路上就知道怎麼回事;生活便利呢,麥當勞加上7-11加上星巴克,每個人生活都在連鎖,大家都樂意被鎖在這個城市,有時喘不過氣,有時卻常氣喘呼呼。究竟台北,有什麼可以令人驕傲的。

他們達到旅館安頓後, Eddie送了我不少香港餅乾點心,味道特殊,台灣吃不到,還蠻合我的口味,讓我愛不釋手。然後為了準備明天的工作,當個稱職的City Guide 開始計劃之後幾天的行程,淡水九份陽明山等等等。想著想著又想到原來的問題上,為什麼台北那麼醜?

台北人沒有審美觀嗎,我想應該不是,可是為何這些建築都那麼醜,還是建築商都沒有遠見只顧著賺錢,不願意多花點心思在建築的外表上,大家都喜歡用磁磚,當所有的磁磚都被燻黑也不願花錢清洗。是不是台北人都不關心公共建設,只想顧好自己家就好,上次在書上看到有一個德國人說,他不知道為何那麼醜的城市,有著那麼熱情可愛的人。不知算褒還是貶。或許我們可以多花點心力,讓生活環境變得更好一點吧。

九份行

距上次坐大眾運輸工具到九份,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之後去九份幾乎都是騎機車,而已目的通常很簡單,就是吃東西罷了。當悲情已成了賣點,當小鎮變成週末城市,那些本來居住在這的居民,是該高興呢,還是難過,十年的遞嬗,九份已經成了名符其實的悲情城市了。

我帶Eddie他們先坐火車到瑞芳,大約40多分鐘的車程。一大批外國遊客在瑞芳月台聚集,看來這這已成了來台不可不去的熱門的景點。我們接著坐公車上山,路過九份不下車,直接到金瓜石去。一方面是自己從未在白天到過金瓜石,另外,九份遊客實在太多,金瓜石或許會少點吧。果然不出我所料,這裡明顯地少了很多遊客,正合我意。我們在黃金博物館園區裡到處晃晃,許多日式建築還保留著,步道指示等都規劃的不錯。先走去山邊看陰陽海,金屬污染變成名勝景點,大概也只有這了吧。天氣雖熱,但太陽多半在雲層裡,這裡靠海,海風還算消暑,不會讓人吃不消。接著我們又去爬黃金神社,不算太高但也小累,而茶壺山的攻頂就直接略過了,買個日式冰棒吃吃,是種同心圓長得像棒棒糖的冰棒,味道還算不錯,後來才發現其實九份很多,看了又只是大量批發的產品。在我們準備離去時,才湧入了大匹遊客。

抵達九份時,心已涼一半了,果然是人山人海,而我的策略是邊走邊吃,先是吃了坑道口的麵,普普,進去九份國小旁吃芋圓,不錯。望著遠方沙晨暴的天空,一片霧霧濛濛的,像極了春雨暫歇的山城,可惜沒那麼好聞。

黃昏時,我拉著Eddie去爬基隆山,還帶了兩晚紅槽肉圓上去,已然快天黑,只好使勁地爬,花了不到二十分鐘就攻頂了,但也累死人了,喘著大氣坐在涼亭裡休息吃肉圓,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不過九份的夜景真美,我跟Eddie說,來九份就是這個夜景一定要看,其他都沒什麼美的景色,大家都拼命在老街買全台灣的名產,買全台灣的紀念品,而該看的都沒看到,真是可惜了。

草山淡水行

由於Eddie的朋友要去天瀨泡溫泉,我就先帶Eddie去車站買去嘉義的火車票,然後帶他去吃雙連圓仔湯,他跟我說台灣人是不是很愛吃冰,到處都有冰店,九份芋圓,東區粉圓,臺一冰店,看來此話不假。之後順便買了個胡椒餅請他吃,我們就騎車上陽明了, 為了避開上山車潮,走新北投上陽明山,先去硫磺谷晃晃 ,然後繞到竹子湖,再去二停。竹子湖的遊客已經很多了,可是第二停車場更誇張,明明是國家公園停車場,怎麼攤販一線排開,好像開園遊會一樣,有點混亂,雖然警察就在旁邊但視若無睹,為何夜市和傳統市場拼命抓攤販,反而這裡更不應該出現攤販的地方,卻不抓。我真不好意思跟Eddie說,這是我們的”國家”公園,真是讓我一點面子都沒有。在走去涼亭的路上發現了更誇張的事,一對父母在幫小孩子擦屁屁,就在路旁(小溪旁),而且垃圾還亂丟,讓我很想罵髒話,廁所明明就在外面不到百來公尺的地方,非要在路旁遮遮掩掩的,看的我都傻眼了,小孩沒羞恥心就算了,可是為人父母的,連這點公民與道德都不懂,我究竟是在台北,還是站在中國的土地上阿,都有點錯亂了。我們之後在涼亭呆了一會,看看台北全景,突然覺得有點小悲哀,不過微風吹的我很舒服,可是遠方不斷傳來很大聲的音樂,音樂就不能放小聲點嗎,非要整個山谷的人都聽鄧麗君唱歌嗎,我暗自罵了聲。這就是我們的市民,我們的台北,我們的台灣,我總是在想,現在政府那麼爛不是沒有道理,因為二流的人民,不可能選出一流的政府,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官員們更不是天使,你我也都不是,但如果我們的努力讓我們往天堂更進一步,難道不好嗎。

之後我們騎菁山路去冷水坑,在林間散步,上次看到的枯木都已經發了新芽,一片綠晃晃的,很是可愛,時間差不多該下山去了。晚上帶他們兩個一起去淡水,當然也是吃東西,吃了炸香菇,蝦卷,阿給,魚丸湯,魚酥,然後坐渡輪去漁人碼頭,現場有歌手表演,唱的還不錯,沒有什麼遊客,所以感覺很舒服,我們就慢慢沿著河岸走回淡水(其實很遠啦),不過沿途海風很涼爽,心情也跟著愉快起來。

台北閒晃一天

Eddie在台北的最後一天,我帶著他到中正廟去,說是要拍照,不過太陽已經頗高,不太適合拍照了,逛完中正廟,接著往台北光點移動。光點十一點才開門,我們只好在外頭探頭探腦,照個幾張照片,也算是交了差,然後就去當代藝術館。這次展期的重點是義大利的時裝秀,我跟Eddie都興趣缺缺,不過當代風景有趣多了,侯俊明的”以腹行走”最為特別,”六腳侯氏每一日的心靈梳寫”的漫畫配上短語,犀利又不失幽默,有些讓我映像深刻:

安撫奶嘴不能取代母親奶頭
虫鳴不能列入噪音管制
痛苦播種者歡樂收割
騎車兜風
我不能忍受沒明天的你
耶穌進入廚房
媽媽大叫
不要進來我的聖蒂
男人是女人的包袱
菜色勝過夜色
大腿有痣 小腿有毛
老師罵人了 作業別亂寫

語言暴力
總是暗含深摯情意
溫柔的觸摸
往往令人發瘋
飯後記得要吃葯
散步要和鄰居打招呼
陽萎的時候不要沮喪
花兒流淚 蜜蜂就會過來
愛人呻吟 精液就會射出

最後一站是去誠品敦南買書,因為時間不夠,所以Eddie只買了兩本書,其中一本是唯色的<<殺劫>>,講的是西藏文革的歷史,是個悲慘的故事,可能在大陸或香港都不容易找到這本書,不過當我在隨意翻翻逛逛時,隔壁的阿伯居然放了一個響屁,所有的人都當做沒聽到一樣,讓我想起《奇怪ㄋㄟˋ—一個日本女生眼中的台灣》 ,那本書裡寫到台灣人會在大庭廣眾下放屁,而且很響很自然,一時間,我沒有任何辯駁的藉口。買完還有兩小時空檔,我就帶他們去台大晃晃,本來很熱的天氣,突然刮起風來,瞬間冷了起來,在校園裡晃晃,Eddie說台大實在大,學校裡有湖這件事對香港的大學生來說,或許是很難想像的,後來去農場展示中心買了雪糕吃,結束了Eddie這緊湊的台灣行,他們搭晚上的飛機回到香港。但即使任務結束,有些疑問卻越滾越大。

關於台北,我們究竟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是目前世界第一高的101嗎,那只是壓榨外籍勞工的里程碑罷了,那些辛苦建造這棟大樓的人們,又有誰會記得呢,又有誰去關心呢,或許連大樓都不曾設想留有他們姓名的地方,他們的努力就像不存在一般。那麼,對於台北,我們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呢。如果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性格,有人說台北其實沒有什麼性格,說白點,就是不徹底,什麼都煞有其事,什麼都虛有其表。沒有任何事讓整座城市的居民團結起來,於是,當我們自豪於台灣的首善之都時,也僅僅在誇耀城市裡的繁榮與疏離罷了,做為一個國際化,或是讓人心嚮往之的城市,台北要走的路還有一大段。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3 Comments

  1. Eddie
    April 28, 2006
    Reply

    佩服啊! 竟然比我先寫出來…
    另外, 比起香港, 台灣值得驕傲的東西要多得很, 如誠品, 小食, 人情味, FIR, 環境…

  2. April 28, 2006
    Reply

    住在香港的我, 也可以以同一個角度出發, 反問這裡究竟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
    不少人都覺得香港越來越醜…不堪入目, 但至少如你文中的德國人所說, 台北到底有可愛熱情的人..香港呢? 不知道外人又會怎說, 我看不清
    始終是愛之深責之切吧? 我愛台北也愛香港, 希望今年還可以回一趟台灣

  3. 台灣第一家鹽酥雞
    August 29, 2007
    Reply

    除了吃,台北(台灣)沒什麼值得驕傲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