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想念]

最近會比較少寫文章,自己也不知道為啥,好像一夜之間,已經不是那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了。但其實也沒有老成到哪,只是心情沒到那,說不出那種話,寫不出那種文章,總以為山東饅頭是自己的屬性。但漸漸發現,那也許是年齡的反映罷了,憂鬱反倒像根深蒂固的。或是說,是慢慢知道,文字其實是很私密的東西,以前會想寫給別人看,會為了別人寫文章,但現在寫寫東西,只是為了自己。雖說文字很私密,但當我回頭看看自己寫的東西時,卻又很驚訝地發覺,對於寫出這些文字的人,我是如此的不了解,如此地陌生。才發現,寫東西的同時,也是在探索,探索自己,面對自己。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想到了宮澤賢治的銀河鐵道之夜,跟美國鼠譚二的主題曲Dreams To Dream。想起從前看銀河鐵道之夜時的情景,那是第一次讓我分不清小說與夢境,因為我做了一個很類似的夢。我不知道哪些是夢中的,哪些是小說中的,但其實我也不想弄清楚,於是我沒有再看一遍,只想讓我的夢境永遠保留下來,永遠在那條通往南十字的列車上,緩緩前行,耳邊的音樂正是Dreams To Dream。

I lose my way, no one cares.
The words I say, no one hears.
My life it seems
Is a world of dreams.
Deep in the night, you’ll find me.
Dream and you’re right behind me.
Stay if you will stay
We’ll dream the night away.
Dreams to dream in the dark of the night
When the world goes wrong, I can still make it right
I can see so far in my dreams
I’ll follow my dreams
Until they come true.
There is a star waiting to guide us
Shining inside us when we close our eyes!
Come with me, you will see what I mean,
There’s a world inside no one else ever sees.
You will go so far in my dreams,
Somewhere in my dreams,
Your dreams will come true.
Don’t let go, if you stay close to me
In my dreams tonight, you will see what I see
Dreams to dream, as near as can be
Inside you and me, that always come true,
Inside you and me, that always come true.

我不知道我是否想念台灣,想念那座多苦多難的島嶼,想念吳淑珍被起訴的島嶼,想念陳定南剛離開的島嶼。我還沒開始想念台灣的食物,還沒開始想念台灣的親友,還沒開始想念台灣的混亂。目前我唯一想念的是,在公路上奔馳的我,在山林中奔馳的我,在海岸邊奔馳的我。我想念騎著車到處晃,我想念心情不好時可以衝去海邊,我想念天氣晴朗時可以飆上山去。我想念台灣海的味道,我想念台灣山的顏色,我想念那個不自由中的自由的我。我想念移動的感覺,我想念變化的心情,我想念自己的摩托車日記,是用一張張照片寫出來的。我想念在下寮海灘吃著戰鬥雞排看著月亮在夜裡發呆,我想念在跳石喝著咖啡看著陽光在一片藍色上跳躍,我想念在草山步道中聽著風吹過樹林間數著自己的悠閒。當想念成為一種希望,那些美好的想念都成為低頭微笑的理由,你在遙遠的那方是否也開始想念我?那就給我個微笑吧。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4 Comments

  1. Vero@york
    November 7, 2006
    Reply

    我看著過去(的)自己寫的文字,也有一種陌生的感覺。而我對於自己近來的啞口無言也莫可奈何。
    不過還是一句老話,祝你快點找到房子吧。
    我剛第一次在英國做了雞湯,我想念台灣有放血的肉。…

  2. November 8, 2006
    Reply

    阿~
    是喔 我都不知道會有沒放血的肉ㄟ
    你真強 已經開始冬令進補啦
    我還在為房事奔波

  3. November 21, 2006
    Reply

    對於過去的文字,有著陌生的感覺。我也是。
    有時,看著那些明明是自己逐字打(/寫)出來的東西,但卻一點也不熟悉。更糟的是,一點也沒辦法回憶當時的心境。感覺這些東西是一種被抽離個體的"?"。
    最近在blog上很碎言,也不知道位何會如此,但自己很清楚的知道,似乎是有些事情不一樣了。或許,也是年齡又到了一個階段了吧…(笑)

  4. November 25, 2006
    Reply

    冬天果然是個憂鬱的季節
    以前寫日記是為了記下當時的感動
    現在回頭看 反而有點疏離
    不知是不是總是如此
    不過年齡 可能也是個主要因素
    最近有讀什麼好書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