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山・東西大暴走]

是突然決定要去走陽明山的。本來想說可能找不到人去,不過後來還是找到小孟跟我去,於是我們就出發了。好像有點隨便,不過,真的是蠻隨便的,前一天晚上才在網路上找資料,看要怎麼走,搭什麼公車,準備些什麼。不過幸運的是,我們遇到了晴朗的一天,但實在是太晴朗了點。早上六點半出發,先坐捷運到劍潭站,搭七點發車的小18公車,雖然說小,但來的一部普通的大型公車。在公車上又小睡了一會,抵達聖人橋時,差不多七點半了。這裡是陽明山大縱走的起點,總共有十座山要登,依序是頂山,石梯嶺,竹篙山,七星東峰,七星主峰,大屯主峰,大屯南峰,大屯西峰,面天山,向天山,總路程約27公里。由於我們不知道是否要走進去產業道路,還是要沿著至善路上山,最後我們選擇走至善路,不過路越來越小,最後接到了平圳古道,我們走了一小段古道,然後才又接回萬溪產業道路。早上遊人不多,多半是附近來爬山的民眾,太陽剛從山頭露臉,一路上不少鳥兒,還有一些是騎自行車上山的社團。沿產業道路望萬里方向前進,有時有捷徑,不過通常都是爬得累死人的階梯步道,由於我們之前繞路,已經多走一段路,經過風櫃嘴稍微停休,洗洗臉,路旁剛開上來的咖啡車準備開始營業了,差不多九點左右,我們到達頂山,從木樁上拓下今天的第一個字,陽。

接下來的路就好走多了,沿著山稜線前進,右邊可以清楚看到基隆外海的基隆嶼,左邊則是內湖士林,先經過一片草原,接著就進入柳樹林裡,由於林葉茂密,陽光無法直接滲入,地面上都是地衣青苔,綠綠滑滑的,林中吹起的涼風,讓人倍感精神振奮,尤其是這裡的光線,像被撕碎般鋪在地上,一片一片的,稍微有風吹過,光影隨之擺動。走出樹林後,又是一大片草原,也差不多是十點左右,從石梯嶺上拓下了第二個字,明。

之後的路幾乎都是草原,此時氣溫已經開始猛升,豆大的汗珠開始滴落,路上的遊客也變多了,等到抵達擎天崗,滿山滿谷的,都是一堆堆人團了,整座山開始變的熱鬧吵雜,走著走著有點小餓,就拿出牛角麵包充飢。我們沿著擎天崗環線步道,爬上竹篙山,在大太陽下走得汗流浹背,十一點攻頂拓下第三字,山。

接著,我們要走去冷水坑享用我們的午餐,這一路上,是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相機,讓我們只想趕快離開這,於是我們用全速下山,直奔冷水坑,差不多十一點半抵達遊客中心。在這裡吃了不怎樣的炒米粉,遊樂區的食物都是以難吃當特色的,接著又吃了一顆自己帶的橘子,心情才好了點,差不多中午十二點整,我們開始出發上夢幻湖。

夢幻湖這段很短,一下子就到了,上次來夢幻湖是夏天,湖水幾乎乾涸了,現在比較好點,但離夢幻還有一段距離,我們繼續前進,準備登七星東峰。登東峰還頗累人的,像是無止盡的階梯,勾起我上回登峨嵋山的記憶,不過跟峨嵋比,這裡或許還是小巫見大巫,想想突然就不那麼困難了,最後在下午一點左右,登上了七星東峰,拓下第四字,東。東峰上面風超大的,好幾次都快站不穩了,不過也挺刺激的,這裡景色不錯,大後尖山跟磺嘴山都很清楚,而主峰就在旁邊而已,一點十五分,登上七星主峰,台北第一高峰,1120米,拓下第五字,西。這裡有個小平台,許多人都面無表情地在這休息,不知道是太累還是怎樣,只有我們倆很興奮地跑來跑去,看的別人莫名奇妙。接著就開始一連串的下山了,目前為止我們的進度算是稍微超前一點。

下到小油坑時,我們在遊客中心來點下午茶,把帶來的餅乾拿出來,又買了支聖代,有一對夫妻坐在我們對面,開始跟我們攀談起來。他們還帶了一隻很大的黃金獵犬,名為Casino。是有一次他老婆去加拿大的一間賭場玩吃角子老虎,結果連贏好幾台機器,經理不斷走出來簽支票,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總共贏了差不多台幣三十萬,我想這就是運氣吧,運氣真的來時,擋都擋不住。後來他們就買這隻狗狗回來。我們聊著聊著居然就忘了時間,已經休息了半小時了。於是兩點半左右離開這火山口,往大屯山前進了。

往大屯山這段路很長,不過午後安靜地走在百拉卡,四周也很安靜,這種徒步登山的感覺很棒,微微的涼風吹過臉龐,這時應該來首Advantage Lucy的歌才對。登大屯主峰會看到一條直往山頂的階梯步道,很絕望的一條步道,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走了,不過每次都走的讓人痛不欲生。大屯山很容易起霧,不過通常來的快去的也快,上山時我們就遇到起霧,突然變的很冷,千辛萬苦還是走到了,三點四十分拓下了第六字,大。就在這裡,居然巧遇國松,跟他大學同學,真是令我太驚訝了,因為我每次爬陽明山都會碰到認識的人,看來陽明山還真是台北人的最愛阿,閒聊幾句就又匆匆上路了。

首先是一段驚魂的下坡,然後又開始上坡,爬上南峰後的視野,似乎比主峰要來的好,這時已經下午四點二十分了,台北盆地的景色都盡入眼簾,我們拓下第七字,縱。就又往西峰前進了。南峰下山的路不好走,最後一段需要繩索的幫助,泥濘的地面,很容易讓人滑倒,後來到了西峰才發現,原來西峰是這之中,最難爬的一座。首先光是上山,幾乎都是要繩索上,坡度挺陡的,爬到頂已經氣喘呼呼,但還頗值得的,因為太陽就在我們的前方,而它下面,卻有一整片的雲海,而且不斷從遠方向這邊推進,感覺真像從對面山頭潺潺流下的泉水,偶爾還可以見到觀音山露出水面,在拍完照後,拓完第八字,走。準備要開始下山了,這時,我犯了一個很白痴的錯誤,我以為要原路返回,於是我們又從上山的地方,攀繩索下到山腳,然後發現另一條路是往中正山,可是又不想放棄,於是就又再爬上西峰一次,用很氣憤的心情花了十分鐘就攻頂了,可使也累斃了。Mon還說,他以為他這輩子或許不再有機會登上大屯西峰了,沒想到不到半小時,又回來了。但我們也不是完全白爬,夕陽照著整座台北城,紅紅地染成了一片,而淡水河從觀音山前蜿蜒而過,被陽光照得像是一條金色的腰帶,纏繞在觀音山的腰際。可惜這美景不能久看,我們已經超過時間了,要立即趕路才是。好死不死,西峰的下山陸也是超陡的,不拉繩索一定會跌死,拉的手都痠了,花去我們不少時間。等到下到山腳,太陽已經下山了,我們只剩些微的暮光照著我們上面天山,台北夜景也出現了,101突然變的很清楚,但我們前方的路愈漸模糊,抵達面天山頂,差不多已經要天黑了,趕快拓下倒數第二字,活。然後衝去向天山,拓下最後一字,動。

天完全黑了,我們兩個從沒想到會走到天黑,所以也沒準備手電筒。只好把各自的手機打開,還要切換到寫簡訊模式,因為背景是白的,就這樣勉強提供些光線,讓我們用龜速前進,還要時時提防路上的蟾蜍,以免踩爆他們,畢竟現在是他們的散步時間,而我們才是不速之客。更慘的是,後來還起了大霧,在沒有一點光的樹林裡,走在又濕又滑的的步道上,眼前又一片大霧,突然又有了我要活下去的感慨,兩個人只能亦步亦趨地走著,還不時要交談來化解心中的恐懼,而這段將兩公里的路,居然花我們一個小時才走完。最後我們兩個人手機都快沒電了,就在千鈞一髮時,終於出現了路燈,真是感動到想飆淚了。回到地面上,內心的振動仍在,而大腿與小腿也同樣抖不已,一坐上公車就昏睡了,遇到怪阿伯一直稱讚我的包包很好看,很像跳傘的傘包,什麼鬼,我真希望從山上跳下來時,它真的是傘包,我超想睡還是要回他話,真是生不如死,不過最後敵不過,就像小叮噹尾巴的開關被拉了,啪一聲我就昏睡過去了,醒來時已經是北投捷運站了。

沒計劃的暴走真是有點可怕,我們總共路程可能逼近30公里,花了13小時左右,現在太腿跟小腿還在用很積極的態度疼痛著,上下樓梯簡直要了我的命,第一次爬山爬到這麼狼狽,都是為了那十個字,陽明山東西大縱走活動,最後的活動兩字超廢,讓我們受了那麼多苦,而且明明是東西向,怎麼會是縱走勒。不過改成大橫走,反而有點像會橫著走出來的感覺,我應該建議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把活動改成,陽明山東西大暴走。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3 Comments

  1. helga1213
    March 25, 2006
    Reply

    啊我下次也要去 但是 可以用騎馬的嗎

  2. foton
    March 25, 2006
    Reply

    騎馬會更可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