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山 ・南北小亂走]

為了測試新的登山鞋,自己倉促地計畫了半天的走山計畫。自從上次草山大暴走之後心中惦記著兩件事,一是要走魚路古道,另外一個就是去爬紗帽山。魚路古道吸引我的原因不只因為它的名氣很大,它特別的歷史痕跡是讓我極想一探究竟的理由。紗帽山則是因為它可愛的山形,雖然我總覺得它是一個嬰兒趴著時露出來的小屁屁,渾圓飽滿,不知當初怎麼不叫屁兒山之類的,非要取個官味十足名稱。總之就是這兩個目的,試想如何能一次完成,從頂八煙走到天母似乎還挺順路的,先走魚路北段,然後南段,再從菁山走到前山公園,然後爬紗帽山,之後接水管路回山下。這就是大概的計畫,從山上往山下走,看來是屬於輕鬆散步型路線,應該花不到半天就可以了,離出發時間還有四小時多,急忙作計畫似乎是我的專長,還好沒有什麼危險性,帶瓶水和一條毛巾,一些銀子加上相機,爬草山的好處就是隨性機動。

起了大早就是為了要趕第一班從台北開往金山的客運,目前似乎只有皇家客運在經營這段路線,隨便塞了點東西在肚子裡,就搭車去了。從台北車站到頂八煙每人票價要一百二十,還真的有點貴,車程約一小時,坐頭班車的乘客不多,多半是爬山的阿公阿婆,他們聊天的聲音,也讓本來想藉機補個眠的我,一路都在欣賞窗外風景。抵達頂八煙日人路的入口時,正好是七點半,這個入口很大,但沒有任何標示,所以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魚路古道,問了一個路過的阿伯,他說這裡進去也是一條,沿公路走到八煙,那裡也有金包里大道的入口。我們猜想,眼前這條應該就是日人路了,跨過堆放在路口的石頭,我們開始上山,本來很大的一條路,瞬間縮減成小徑,還是蔓草中的一條。接著就遇到叉路,左右兩條不知該走哪條,右邊那條看起來更少人走,可是左邊那條的草也比人高了。最後決定走左邊的路,走著走著居然就接到石版步道了,原來我們走到河南勇路。

這一路上都挺安靜的,雖然有三三兩兩的山客,但基本上整條古道,仍舊是以一種沉綠方式在伸展著。我們走了一段之後,看到有小路可以接回日人路,我們就又從河南勇路走回日人路去了。魚路古道北段基本上有兩條路,一條是河南勇路,也就是所謂的金包里大道,這條是本來就有鋪石板的古道,是當年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重新探勘和修復,目前路上看到大部分的石板都是後來新加的。河南勇路的名稱由來,是因為當時清朝官府禁止民間私自採硫磺,乾隆年間官府每年派河南軍(一說是湖南)至大屯山採硫,而民眾常看見穿著”勇”字服的兵在這條路上,因此就叫這條路為河南勇路。而另一條路是日人路,是由當初歸順日本的土匪簡大獅率眾所築,當初要求是可以讓砲管通過,所以不像河南勇路的石階,日人路多半是平緩的石頭路。可惜的是,日本深知簡大獅是個不能忽視的抗日力量,在日人路修好後,便一舉殲滅了他們,簡大獅逃回中國,仍免不了一死。魚路古道並非只有漁獲的運輸,作為染料的菁礐何後來大量種植的茶園都是古道上的經濟交易重點。一百五十多年前,對台灣動植物有巨大貢獻的英國學者Robert Swinho也曾經走過魚路古道,他從金山磺港出發,一直走到士林天母,花了將近一天的時間。

古道一路上都有水源,讓人覺得格外涼爽,特別是”番坑瀑布”,溪水直接從山壁間奔流而下,反而比較像涌泉而非瀑布,陽光恰好從縫隙間落下,照著溪水和岸石熠熠發亮。途中還經過礦工紅磚火灶,看似還蠻新的,只不過佈滿了蘚苔。許顏橋則是當初出資建橋通過上磺溪的人,後來原址重建後來還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之後還經過打石場遺址,其實離河南勇路有一段距離,可能是因為石材的關係,才選擇在這裡打石,搬運很可能是利用圓棍或木頭,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繼續走則會到”山豬豐厝”,以前這裡住了一戶很會獵山豬的人家,這裡已經整修過了,很新的感覺,但蚊蟲很多。,由於最後一段日人路無法通行,我們只好在走回金包里大道,到城門口拍拍照,結束這北段魚路的行程。

魚路南段則是由擎天崗走到菁山路,雖然真正的古道是通到士林,但一般人走菁山路就停了,或是直接由這裡出發。我們花了差不多兩小時走完北段,太陽已經很高,遊客也越來越多,走南段時簡直是人聲鼎沸,也沒有什麼心思欣賞風景。路上會經過涓絲瀑布,但老實說,沒有什麼美感,跟我想像中的差太多,匆匆一瞥就走了。不過後來路邊的竹林倒是很美,青翠一片,小圳在山腳流過,潺潺的水流聲,帶著一絲絲清涼,在樹蔭下躲著陽光。我們走到這不自覺地放慢速度,腳步也輕鬆起來。大約花了四十分鐘,走完了金包里大路的南段。

接下來的路線,是從菁山路走到中山樓去,這一路上幾乎是走在產業道路旁,已經接近中午,陽光也辣上許多。不過沿路車子不多,清靜之餘,步道上的樹蔭偶爾也能遮陽,將近兩公里的路程也還算輕鬆。抵達前山公園,這裡人車雜沓,公園裡擠著一堆又一堆的人,有人忙著散步聊天,有人窩在樹下,望遠鏡頭架在單眼相機對準隻頭的小鳥,準備獵取最佳的照片。我們在公園梳洗休息一番,然後移動到紗帽山登山口。大約十一點十多開爬,登頂約一公里而已,一股作氣花了二十分鐘到達山頂。本來以為山頂會有涼爽的風,可是上去後才發現悶熱異常,稍微看看風景後就緩緩下山了。下山差不多一公里,我們用悠閒的步伐慢慢晃下去,沿途景色比上山那條路美多了,而且陰濕涼爽,除去了一身燥熱。可惜到山下,我朋友就不行了,他的腳踝隱隱作痛,看來是不能繼續走下去了,他要直接回到台北市區,而我則是繼續按計畫走下山。

大約十二點半左右,開始走水管路下山,這條有名的步道起於中山北路七段二三二巷一弄,沿震旦方向一直到文化大學,海拔僅三百多公尺。大家常以為這條就是天母古道,但事實上天母古道恰好與水管路相交,從陽明天主堂旁開始,往西北接上水管路,繼續則是翠峰步道,一直到翠峰瀑布為止,載往西可接到慈母橋和半嶺產業道路。水管路相當好走,除了一開始的一千三百階的階梯之外,其餘部分都是緩坡。路上還有台灣獼猴的蹤跡,想到台北市居然還有野生獼猴,就覺得挺不可思議的,當然一路上都是警告行人注意”潑猴”的警告標誌,我就看到一隻肥猴在林間溜達,好不自在。除了可以看到大台北的市景跟猴子外,水管路的景色似乎乏善可陳,人潮眾多也是原因之ㄧ,我大約花了四十分鐘走到山下中山北路七段,本來還想一次完成多年的願望,走完整條中山北路,不過正中午的,上公車的吸引力遠遠超過繼續走的衝動,就這樣結束了半天的草山南北小亂走。

參考資料: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0173) – 金包里大路 (魚路古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0125) -天母古道.水管路步道.翠峰瀑布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