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世代]

我一直以為青春期的青少年,其實面對鏡頭都有點害羞與膽怯,至少我曾經是。不過我堂弟卻超愛照相。不論是什麼鏡頭,都可以擺出”我就是我”的表情,這是七年級末段班。

很多人會說勇於表現自我,是年輕一代的特色。比起我們再資訊爆炸的年代,他們的生長環境,更像是資訊氾濫的時代。面對各式各樣的流行,分類,刺激。人與人的互動並沒有更親密與頻繁,反之,越來越疏離與陌生。任何偶像的建立與消失是如此的快速,看似多采多姿的生活,其實隱藏著更大的焦慮。

這些焦慮就是來自對自己的存在的認同,就是我跟別人不一樣在哪,我要表現出不一樣的一面,我是我,我不是別人,我只想做自己。然而這些焦慮所帶來的,常常不是更深層地探索自我,而只是反映在表象的行為與印象上,對外在的要求和對人群的區隔,與對同儕的認同和對自我的期許,常常是這種衝突與焦慮的來源。

這個世代有著跟我們截然不同的生活環境,或許更嚴苛地,用這種方式來篩選適合生存的人,相對於已經是社會中堅的五六年級,這種淘汰率太高,但優秀程度更高的世代,是不是會繼續產生更有壓迫感的社會,還是現在全球的走向就是如此,哪麼,我們不禁要問,那條底線在哪?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