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of Youth]

整個城市就像一個巨大的旋轉木馬,不停地轉動著,所有歡興愉快,在燈火通明的夜裡,強烈放送。

你說你去看了六小時的電影,歡笑淚水喜悅憤怒交雜,突然覺得人生就好像這六小時一樣,如果用走馬燈放映,六小時也就完了。但每個人的六小時後,不見得都有早餐,不見得有晴朗的天空,不見得有滿足的快樂。

我們逐漸在死去,死亡是個持續一生的過程,從出生那刻就開始倒數,我們永遠浸在這死去的進行式中,但沒有人相信,明天那個從進行式轉成過去式的人,會是自己,於是我們仍舊可以若無其事地過日子,揮霍自己的夢想。

深夜裡,我又跑去了海邊,跑去聽海浪對月亮的低語,反覆呢喃,像是在葬禮上的頌禱,招喚著一切生靈,隨著月光忽遠忽近。沙灘上的海風吹的我有些冷,安靜的只剩風與沙的聲音,從嘴裡哼出的歌無法辨識,像是我與潮響的合聲,招喚著無所依靠的靈魂。

你說我們逐漸在死去,但過程似乎不只痛苦,雜陳的滋味常會使我們錯亂,你說你無法了解燦爛時光中的馬迪奧,為何會自殺。是他想逃離那些愛他的人?還是他失去了對自己的控制?他身邊的人如果沒有那麼愛他,也許他還不會死,很可笑,很荒謬是吧?

你說逐漸死去的過程中,我們聽不聽得到自己的呻吟,自己的呼喊?那該是什麼聲音,Happy Birthday Merry Christmas Happy New Year…你說,死亡就像是101上的那棵巨大耶誕樹,你很難避開不去看它,它是如此高聳,如此閃亮,等待著你慢慢被吸引過去。

你說你懷念那段無病呻吟的日子,而如今是真的病了,那在眼前撥不開的迷霧,那在身後逃不走的懸崖,你說有天,你會轉身一躍,當太陽出現在後方的時候。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One Comment

  1. January 5, 2006
    Reply

    剛旅行回來, 也祝你新年健康順利~這電影再香港上映時還分上下兩部, 結果時間不合, 還是沒看成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