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

寒食帖

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
臥聞海棠花,泥污燕支雪。
闇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
何殊病少年,病起鬚已白。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
小屋如漁舟,濛濛水雲裏。
空庖煮寒菜,破燒濕葦。
那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
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
也擬哭塗窮,死灰吹不起。

星期日跟小孟去光點看了”經過”。這是故宮三部曲其中一部, 以蘇軾的寒食帖為主軸,既而引出兩個男人與一個女人的相遇。這兩個男人一來自日本,是一間公司的職員,一個是台灣的藝術作家。兩個都面臨人生的難題,除了工作困境,還有感情糾葛,日本青年為了答應祖父再看一次寒食帖來到台灣。女主角是一位故宮職員,渴望進去故宮後山看看,而最後如願以償。

故事安排還不錯,除了寒食帖本身的意義,還有他顛沛流離到台灣的經過。 主軸很明確,但副線卻有點雜亂, 戴立忍的故事與桂綸美的故事都可以好好發揮,可是卻都是點到為止,有點不清不楚,所以總有種浮在上面的感覺。因此,當這兩位演員努力地想發揮角色時,會讓人有種說服力不夠,或過於表面的感覺。故宮建成的故事,並不一定要由超伯來口述,這樣反而會有點像”公共電視”。

導演似乎想走日式風格,想要有沉重中的雲淡風輕,複雜中有能可以簡約,可是主角的劇情延伸不夠深入,反而讓整部電影有點雜亂,如果減掉後面十多分鐘的片段,對整部電影都不會有影響,如果減掉最後二十多分鐘,大家可能都看不懂,所以情節輕重的地方沒有好好安排,不過這裡頭攙入可以感動的元素還不少,使得這部電影還不算枯燥,可是,所謂的經過,又倒底是什麼呢?

蘇東坡最後雖然說「也擬哭塗窮,死灰吹不起」 ,他的心態,或許是種自嘲式的絕望, 但我們在劇中也沒看到兩位男主角真正落入窠臼,留白有時的確是或讓人想更多,但是要留對的地方。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