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哲羅普洛斯]

看了安哲羅普洛斯的”霧中風景”,是一部讓人喘不過氣的片。為了未曾見面的父親,或者說是被虛構出來的父親,一對姊弟開始了她們漫長的旅程,目的地是德國。途中遇到不少事,有開心有悲傷,睿智的弟弟與沉著的姊姊,但導演安排姊姊搭卡車便車時,被司機強暴了。導演的鏡頭面對著深邃的車廂,沒有聲音,沒有動靜,但你知道讓人心痛的是正在進行,沒有嘶吼沒有尖叫,但這狂暴的靜止遠比一切都要強烈。導演安排姊姊喜歡上一位青年,最後又讓那名青年喜歡男生。總之這部片讓觀眾的心起起落落,你會很擔心導演還會不會來更狠的,你會害怕有更糟的事發生,但往往跟你預期的相反,導演的確是高手。

安哲羅普洛斯的”養蜂人”,其實主題是中年危機。從女兒的婚禮開始,那種不敢面對家人的不安, 面對老婆的質問”我有對不起你嗎”, 路上搭便車女孩的致命吸引,都讓這個限入中年危機的父親、丈夫, 開始懷疑生命。只有與好友相聚時,懷念那已流逝的美好時光。這一點一滴地,慢慢釋放他囤積已久慾望,他開始理解當年未何大女兒要離家出走,因為那是種發自內心的衝動,那是種象徵年輕血氣活力的能量。於是巨大的矛盾就此擴散,那些蜂巢裡汲汲營營的公蜂,為的只是成全蜂后的生產。最後一幕,他將所有財產—蜂巢—推倒時,象徵他不想成為這種社會的無言勞工。他極力掙脫,卻又有點無力回天,導演拍出了這強大的對比和掙扎。

流浪藝人與獵人兩部電影分別在1975和1977年完成,是安哲羅普洛斯較早期的電影,而且主題都是關注在政治上。流浪藝人是藉由一個劇團,來描繪希臘在內戰前後(1944-1950)整個國家的變動與瘋狂。時而夾雜極度歡愉的氣氛,彷彿沒有明天的那種生活。而團員逐日減少的情況下,在演戲的片刻,似乎比現實來的更真實。 而眼前的血腥暴力人性瘋狂, 感覺更像一場夢。獵人則是用舞台劇的方式,以戲中戲的獨白與回想來表達對內戰左右派相互對立的尖銳。 不過由於表達方式過於隱晦,象徵的事物太多,我有點難進入狀況,只能依稀感覺到導演想製造的衝突。這兩部片都特長,流浪藝人230分鐘, 獵人135分鐘,要不睡著根本辦不到。加上導演自己本身的風格,看完一場下來真是極度疲憊。

終於看完了十部的南歐影展, 這次影展對我來說,是對希臘有更不同的認識。 應該說從前的認識,仍舊停留在那古老燦爛的國度,而從未去深入了解現在居住在這片土地上的人究竟做著什麼事,是怎樣的民族?有怎樣的故事?而安哲羅普洛斯的導演功力,詩意般的電影美學,也讓我思考不少。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