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laudia]

加拿大影展的最後一部片”I, Claudia”,是昨天跟小黃去看的。 本以為是實驗性很濃的片,期望不太高,不過居然還蠻好看的。主角不是戴上面具,就是不露臉。只有最後快結束時,作者把面具摘了下來。片子以兩個故事組成,一個是當楔子的保加利亞傳說, 一個精靈會幫剛出生的小嬰兒做一張搖籃,他將帶著這滿滿的智慧回來。另一個故事是以Claudia, 15歲小女孩。她的爺爺,他秘密基地的守門人,與他爸爸外遇對象,共四張面具為主軸。 多半是個人自言自語,可以看出一個即將上高中女孩的心思,還有對團體,學校,婚姻的諷刺。雖然帶著面具, 藉由說話,居然可以完全表達感情,這是令我蠻驚訝的地方,還且演技不錯。這是平常我們太少善用表情, 還是對於現代人而言表情其實只是多餘的裝飾?

不過最後保加利亞的傳說讓我不太懂。那個精靈只留下籃子,可是小嬰兒卻不見了。 傷心的媽媽的淚水裝滿了整了籃子,在這淚水的池塘中,她看見自己。這我有點迷惑,那她所謂的智慧,是因為她終於看清自己了嗎?如果是這樣解讀,到還挺有女性主義的味道,因為整部片的主角其實是兩個女的。而耐人尋味的是,Claudia的母親是出現但看不到正面的,她完完整整被”隱去”了,或者這種人太多了,根本不需要有臉孔。她爸爸也是,都看不到頭,那為何情婦有臉孔,而被拿出來討論呢?她情婦因為要跟Claudia父親結婚,變得什麼都相信,相信愛情,相信婚姻。而Claudia慢慢發現許多事情的真相,而開始越來越不相信任何東西,其實是一部可以好好思考的電影。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