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影展]

加拿大影展,上週末去看的。一共看了六場(詭辯:殺貓的藝術、與魔鬼握手、郎德山的魔幻生涯、影子的告白、吾愛,生命交響曲、黑袍、美帝國淪亡記), 頭尾兩場都有人陪。其實,這次的片子都還不錯,但幾乎都是悲劇。 除了郎德山和淪亡記那兩部有些歡笑的片段,其他幾乎都是悲到不行的片。

 與魔鬼握手是講十多年前的盧安達種族大屠殺事件。將近八十萬人死亡,是自納粹以來最大規模的滅種屠殺。片中是以當時一位聯合國部隊將領,來自加拿大的將軍Remeo Dallaire為主軸。在過去盧安達Hutu族占八成多而Tutsi族只有一成半,比利時在一次大戰後接替德國成為盧安達的殖民政府,為了管理方便,他們一方面分化這兩個民族,一方面大量扶植Hutu的勢力。 然而比利時政府對Hutu的差別待遇使得Hutu族產生民族優越感,而認為Tutsi族為劣等或是邪惡的民族。 在1959年爆發過一次血腥屠殺,在盧安達爭取獨立時,比利時政府對這種情況已無法控制。 當Hutu政府執政後,更允許媒體散播種族仇恨的言論。

而1994大屠殺發生之前,法國政府經由情報已經獲悉Hutu族人將發起滅族運動對Tutsi族進行屠殺, 但法國政府並未將消息宣佈亦未採取任何行動。而當時由Remeo將軍掌控的聯合國軍隊不到500人,資源後勤也極度缺乏。終於再1994年四月, Hutu政府總統飛機遭飛彈攻擊,而Hutu族掌控的媒體宣稱這是Tutsi族叛軍所策劃, 進而要求Hutu族人將Tutsi族人殺光以此報仇, 屠殺就此開始。於是,憑著斧頭,平均一天有8000人遭殺害,三個月殺死了80萬Tutsi人與溫和的Hutu人。其中還有天主教會成了殺人的共犯。各國看情勢不隊紛紛撤走自己的公民與軍隊,導致一開始錯失弭平戰事的機會,最後變成不可收拾的結局。而西方國家對此事坐視不管的態度與聯合國決策的無能,都是造成生靈塗炭的原因。

片中雖然沒有太多當時血腥的畫面,但是那一群殺紅眼的Hutu人,用極快的速度砍人殺人,嬰兒、孕婦、各個年紀的人都不放過,是令人震撼的人間煉獄。攝影機掃過的畫面都是一堆接著一堆的屍首。這個本來不曾存在過的種族歧視,卻演變成人為的滅種屠殺,心中的難過慢慢變成巨大的疑問。人與人的自相殘殺究竟是不是宿命,但這明明就是殖民主義種下的禍根,並不能只是歸結到人性的醜惡。而西方國家在事後,也沒公開道歉,因為只要當時有哪一國肯派出少數的精良部隊就可以控制戰事,讓傷亡大大降低。而這些操控全球重要機構的西方國家卻只是急急忙忙撤走,對任何沒有利益的事莫不關心。片中紀錄一段,由總統主持的大屠殺十週年紀念會。司儀一個一個將受害著名字唸出來的那瞬間,自己幾乎快流下淚來,雖然我聽不懂,但是我卻知道他正在念名字。當死亡已經變成數字,而死亡的意義,不再是一群無法呼吸人的組合,而只是一種模糊的象徵,但事實上這八十萬人,都有著不同的臉孔,有著不同的性格。

看完這部極為沉重的紀錄片,心臟像是被重重擊了一拳。出了戲院我就可以與這件事毫無關係了,身邊也不會有人談論這件事,或許更有人不知道這件事。但是,這慘痛的事件並未帶給任何人任何教訓, 人類只是不斷地與撒旦握手而已。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