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小黑]

這隻小黑是今年才加入我們的那隻,是原本的小黑所生的。當年她生下五隻小貓,四隻都被領養走了,獨留這隻乖巧的小黑。她媽媽則升格成了大黑。不久之前,他又多了個妹妹,叫小小黑。或許因為他是公的,有著特別的溫馴。母貓在貓的社會中,總是比較兇狠跟世故。在家中母貓稱霸的天下,小黑的脾氣,倒獨樹一幟。

媽今天跟我說,小黑的屍體被人發現在捷運站出口。嘴角還流著血,我愣了一下,一時還沒回過神來。

上次看到小黑,已然是上個月的事了。才發現最近很少去看看他,不過是再也沒有機會了。有時,生命真的就像浪花般短暫。
一瞬間,激情與榮耀一起落下。人們都希望,活著只有一種方向,但又總是看著它來,也看著它走。

可人是幸運的,我們總說服自己,天底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人有悲歡離合,死生有命。在承受極大痛苦的同時,仍有喘口氣的機會。那過去的終究過去時,再留點回憶來感傷,說明了自己對死亡的超脫。在同樣哀嘆的當下,有人改變了自己,有人改變了世界,但無法改變的是,那似乎無止盡的盡頭,總有那點在等著你。所以我們用哭聲來掩蓋自己的脆弱,用儀式來淡化死亡的震撼,用回憶來調和自己的感傷。

我知道這種悲戚不會持續多久,我只能用回憶來提醒自己。好像有那麼一個人一件事,是應該記住的。小黑終究不會知道此刻的我,想了些什麼。做為一隻貓,他或許也不會知道,自己對於世界究竟有何意義。我又何嘗會了解,他在最後閉上眼睛時,那一幕是什麼?

昨晚的心情其實有點忐忑不安,對街的巷口連續發生兩起車禍,讓心裡不太舒坦。風呼嘯吹過,聲嘶力竭地吹著,晃動的樹影是他最後所見嗎?路旁的虹燈是他最後所見嗎?

我還是會記得那隻乖巧溫馴的黑貓,他像個傻大個一樣,每天梳理自己的毛。他身體總是光滑平順,他像個憨厚的保鑣,在晃蕩的同時,還總要打理自己的門面。

也許他也去了北方的國度,希望他能找到回去的路。在黑色的深夜裡,靜靜地數著星星。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