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世代小白]

小白這個名字叫的怪怪的,其實她不該用屬於狗狗的菜市場名字。 但是屬於貓的菜市場名又沒一個符合她的,以花色來稱呼的話,叫乳牛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但是乳牛已經是我心中的美好回憶,很難被取代的。 你千萬別誤會小白在我心目中遠比不上乳牛 ,被她聽到她一定會記恨的,別看她好像啥事都漠不在乎似的,她絕對是我家歷屆貓兒中,數一數二會記仇記恨的。 但她那種怨妒並不是把你恨得牙癢癢,她是那種會偷偷躲在角落,趁你不注意時,跑出來嚇嚇你,順便打一下你那種。 有點阿Q,但又有點張式消極,彷彿知道世界總有崩壞的一日,那張望人間的眼不免有點冷淡,但畢竟不是不問世事不食煙火那種,反到是覺得眼前的享樂才是要事,眼前的恩怨也才是實實在在的。

要記起她是哪天來到我家的,的確不太容易。應該快一年了吧,那天是一個情朗或是陰雨的日子,或許沒人記得,店門口擺攤賣水果的忙到沒印象,捷運站旁賣便當的絕對不會關心,店裡請的師傅也支吾地說不出所以然來,我呢?拜託!我可是等她來了一陣子才發現她的存在,如果這樣就讓你以為她是爹爹不疼姥姥不愛的水泥貓,那你就太錯特錯了。她的出現,讓附近死氣沉沉的貓圈又重新活躍起來,人們又開始關心起貓這種生物,而她身上的黑白標誌,更引領了一陣乳牛風潮。有些本來是純黑色或純白色的貓,恨不得自己身上的毛突然變種,長出完全相反的毛色出來。

但話說回來,我們的確不知道她是哪天出現的,更接近事實的是,她究竟是哪天暈倒在我家店門口的。沒錯!她確確實實是這整戲劇化的方式出現在眾人眼中的,也許不像英雄電影中,飛雪被刺倒地還翻轉了兩三圈那樣,我個人認為,小白也許是跌倒頭撞到地板昏過去那種。當然,幸好掃地的人眼力好,沒把她當成大片水泥塊掃走,而說時遲那時快,我家店師傅發現了她,將她拾了起來,說來辛運,她也沒被市場附近的妖孽小孩帶走,要不,也許又是另一段辛酸童養媳的故事開端。就這樣,她進入了我們的生活,開始了我家貓族的次世代傳奇。

沒多久,小白成為了菜市場方圓一百公尺內炙手可熱的當紅炸子貓,她絕對有辦法在捷運站附近呼風喚雨,隨心所欲。別看她總是悠悠蕩蕩的,她自認就像菜市場公主一樣,或是蟑螂西施(她的專業之一),悠閒是她的步調,雍容是她的氣質,因風華絕代而睥睨天下,因極度聰明而看破世間。她的眼神令無數英雄競折腰,她的媚姿令凡間群雌皆失色。你可以說她是天上謫仙貓,但其實她只是跌倒,注意!只是跌倒而已。不過好景不常,造化弄貓,她在2004年九月初,失蹤了!再也沒人看見過她,有人說曾經在市場的那端看見她與一隻公貓並肩走在一起,有人說曾在中秋節那天看見她的另一隻公貓散步在河邊,有人也說他看見小白對著滿月叫了幾聲就飛了起來,當然那個人是呆子別理他。

 我已一個月沒看見小白了,或許這輩子可能再也看不到,我像許多人擔心的一樣,怕她被欺負,怕她被棄養。也許是有人把她抱走了,希望抱走她的人,要好好對待她,因為小白也許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回市場捷運的路,也許她找不到這段屬於她的童年回憶,她會忘記那位常常餵她高級餅乾的哥哥,她會忘記常常粗魯地抱著她的小女孩,她會忘記總是跟她打來打去,又常常替她拍照的我。似乎,對於一隻貓,所有事情都是容易忘記的,但忘記的好處是,它讓我們不那麼痛,痛不那麼久。我希望她是去了北方,去了我跟她常提起的地方,去了那個屬於貓兒的地方,那個被遺忘的天堂。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