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世代小黑]

小黑來家裡應該有兩年了,只有兩年嗎?說真的我也不記的了。這些照片是2002年夏天照的,這麼說,她真的跟我們相處了兩年多了。2004夏天小黑生了第一胎,父親是誰,她不肯說,但看的出她當媽媽的喜悅。

仔細想想小黑的身世,她好像是在某個夜晚被抱來的。那時候的她還是一隻小貓,沒有名字,沒有生日。我家自從第一代貓族衰亡後,就再也沒有養過任何貓了,而那些散落在各地的貓兒們,也許已經忘記自己身上曾經有的味道。我猜他們也許往北方遷移去了,南邊的高樓大廈和百貨公司,已不許他們恣意奔跑和嬉戲了。而北方,還留著一些草地,一些曠野,一些年代悠久的巷道,流著貓兒自由自在的味道,而這些美好,總是吸引著大批貓群往北方遷徙。

小黑出現的時候,我不禁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隻黑貓,那是我家的第二隻貓,但卻也是待最久的一隻,多少次改朝換代,多少風風雨雨,她都度過了。但隨著時間流逝,我家小狗嘟嘟的過世,給她一個嚴重的打擊,她們倆就像是親密的姐妹,少了一個就不圓滿了,黑貓終於在某天不告而別,也許,她是去了北方,去了她一直夢想的地方,去完成她最後的心願。黑貓走後,整個貓族便江河日下,有種樹倒猢猻散的感慨,等到末代小貓—乳牛的離去,黑貓王朝終於劃下了句號。

這之間的四五年間,我家再也沒出現一隻貓,直到小黑的出現,也許她正是當年北遷貓族的一支後代,但她對自己的身世一無所知,這些沉重的歷史包袱,對她來說,也許是不知道來的好。

但在她身上,依稀可以嗅出一點當年黑貓的氣息,沉穩執著聰穎伶俐,你總覺得她心事重重,但她絕不會向你吐露半分,她的眼神很有力道,似乎能一眼把人看穿,你會覺得她經過不少大風大浪,你會覺得她是從苦難中走出來的,她不會刻意討好別人,但她會適時跟你示好,她不會害怕陌生人,但你侵犯她,她會毫不猶豫反擊。她有公主般從容大方,她也有主婦般慧黠老練。她有著當年黑貓的影子,也許她們身上流著一樣的血。

小黑的第一胎生了五隻小貓,二黑二花一黑白。不像大部分生頭胎的少貓,她照顧小貓有條有理,不慌不忙,像是已經生好幾胎的母貓般,像是與生俱來的能力,這讓我更加確信,她體內的的確確有著黑貓的血液。

小黑已經住了兩年,或許,這是次世代貓族的開端,或許,這只是當年貓族的後裔,但無論如何,有些故事,終究會在一代代貓族的口耳相傳中流轉著。在大批北遷移民潮裡,在鐵路旁,還有這麼一個地方,它曾經是一隻貓的傳奇,但它也是一個貓族的興衰故事。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