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

昨日德語課,老師講到graue haare,是德語裡頭形容年老的詞。突然也談到中文對於白髮的各種用詞,鬢已星星也。 於是,老師就跟底下的同學吟起,蔣捷的虞美人。

少年聽雨歌樓上
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
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
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
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結果很多人都會背誦,想起大一的詞選,老師還補充了溫庭筠的一首詞。

更漏子

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
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我覺得那一葉葉一聲聲,真是寫的入情入景。而蔣捷的”任”字,更添許多無奈和悽涼。不過我覺得蔣捷另外一首一剪梅,我也很喜歡的。

一片春愁待酒澆
江上舟搖,樓上帘招
秋娘渡與泰娘橋
風又飄飄,雨又蕭蕭。

何日歸家洗客袍?
銀字笙調,心字香燒
流光容易把人拋,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我喜歡他說的,流光把人拋。時間的流轉快速以流光比喻。很棒的詞,最後一句”紅了櫻桃,綠了芭蕉”,跟李清照的如夢令有異曲同妙之處。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詞雖然很艷情閨麗,但有時很貼近生活,就像流行歌曲一樣,很芭樂但愛聽。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