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遇春]

梁遇春死的時候才26歲,他在春醪集的文字自由無拘意氣風發的懶散,他告訴你賴床的可貴。 但是,知道他那麼年輕就走了,再續讀它的文章,便覺得有點恐怖。如果他知道自己會英年早逝的話(沒有任何人可以知道), 他的瀟灑還會在嗎?他的無所謂還有嗎?或許對未來的無知,此時的性格不會被未來所拘束。 正因為相信此時的信念,無知是年少輕狂的原因。

他那句話始終在我心頭繚繞不去:

自己弄錯了,你還是一個人;
隨人做對了,你連一隻鳥也不如。

我們畢竟是紛飛的群鳥,或許連鳥也不是。如果我的生命在一年內兩年內即將結束,那麼,我會想說些什麼?會做些什麼?我還能相信世界是美好?渴望愛情,享受歡愉嗎?如果每個人出生時,手中都寫好自己大限之日,那麼人生又是個怎麼回事呢? 我們能在深夜入眠,其實是相信明天並不是自己的死期。於是每個夜晚,都有著同樣的信念。覺得自己肯定會在太陽出來時睜開眼。

昨天夜裡想起了一個人,也想起了外公,眼眶在夢裡濕了一回。萬念俱灰時,究竟是什麼東西讓我覺得世界美好?而人活著從來就不是輕鬆的事,如果某天自己消失了,會不會有人發現呢?而你曾發現身旁即將離去的人嗎?不會,因為人總是失去後才有千言萬語。我們不會因為什麼而停下腳步。只是走,繼續走。但有時總有那個念頭想停下來休息,努力不讓自己那麼累地活著。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