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

今天居然把《桃之夭夭》給看完了,最主要的原因是王安憶在書中用太多伏筆,不斷地賣關子, 說這個因造就了果, 是什麼果卻又不講白。每篇都是以詩句為題,像是章回小說的回目,處處有玄機,便有下回分曉的意思在了,挺像在看明清小說那般。這本輕量級的小說本身結構不錯,讀起來頗有流水行雲的速度, 就像主角一樣,所有發生的事總與她隔著一層薄紗。即使是發生在眼前,思考的瞬間也就被模模糊糊過去了。但也不完全是事不關己,反倒是自己想不到如此深入的地步,有種踏實的淺薄和只對內在的專注。

現在,一切都沉寂下來了。郁曉秋終於感覺到時代的荒涼了,
可這荒涼,其實又不全是從時代生出來的,還有一些,
來自於成長,成長的某些階段。
(P. 86)

他倆坐在梧桐影裡,談的是茫然無所的前途,心情卻是躍然的。
因為在人生的開頭上,茫然反而好,最怕是一目了然,
就沒了憧憬與指望。
(P. 141)

上次看王安憶的小說《長很歌》, 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突然發現這兩年間,真的一本她的書都沒碰過。 她算是多產的作家,今年來台北當駐市作家。這本小說算是平淡,但疏落有致。在看似平凡的人生中,嚐嚐起伏裡的微酸微甜,是我認為王安憶最拿手的。她的小說總比張愛玲多了向前看的動作,張愛玲是微微向上仰看的,王安憶則是稍微有點引頸期盼的味道在。 即使兩者都知道這被期盼的未來不曾來到, 但王安憶少了點傲視的成分在, 她反而是比較踏實的,即使知道這一踏下去有可能落空。她是在灰樸樸的落空中不忘看著前方的,所以有機會在生命中找到一個卑微的圓滿。卑微但樸實,是真正存在的。

逃之夭夭最後就是這種圓滿,看完會讓人鬆了口氣,想想老天畢竟沒那麼壞。這種圓滿不免也有點宿命的成分在,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超乎大喜大悲的範圍的,就像吃了沾了灰塵的糖果,總是甜的但也是澀的。這種珍視反倒是最實在的滿足,有種 “這樣也挺好的”的感覺,很誠實的一種。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