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第二部]

2004.06.12

        早上起來,外頭陽光燦爛,去上廁所時著實嚇了一跳,原來這糞坑下面完全是空的,整整有一層樓高,要不小心跌了下去,那可就萬劫不復。吃完早餐,大家再把契約的是討論一下才出發,已經九點左右。我們繼續沿著國道318前進,雖然沿河的兩旁都在施工,但工地圈出來許多小水塘,一個一個挨在河邊,水塘平靜的表面反射出山的青綠與天的湛藍,遠看更像河岸旁的一串珍珠。途經的農莊,有小麥田的耕作,除了海拔不高的原因,理塘江沿路的灌溉也很重要。中午時分,我們剛好遇見這兒的小學放學,笑語嬉鬧充斥在整條路上,被他們的天真活潑感染,心情也愉快起來。在山裡頭轉來轉去,突然看見一座很美的雪山,不過大家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接著來到了巴塘(2546m),看見了超過四層樓的公寓建築,還有一座現代化的加油站,感覺還蠻突兀的,畢竟已經好幾天沒看到些東西了。沿路都有很特別的標語,而這些標語對脫離那段口號年代已久的我,是有點新鮮跟有趣。打造小康路,開啟致富橋。負重求實跨越爭先,傾力打造優質工程。可以略窺當今大陸如火如荼百花齊開的經濟動力,有憂有喜。幾十多年前西部大開發開始,脫貧,是政府唯一的目標,也是人民渴望的生活。但毫無計畫,不惜代價的開發之後,現在,已經有人漸漸發現,中國大西部並不貧窮,因為真正的資源其實來自這些大川大山跟豐富的文化遺產,而現在不當的開發,卻危害到他們真正有價值的東西。青藏鐵路已經在建造了,這條連接青海西寧到西藏拉薩的運輸幹道,將成為以後西藏重要的物資與運輸樞紐,或許2008年青藏鐵路開通時,傳統與現代的巨大衝突才正要開始。

中午過後,我們即將進入中國有名的三江並流區, 2003年已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遺產。這三條大將分別是金沙江,瀾滄江和怒江。金沙江是長江的上游,瀾滄江流到寮國後即改名為湄公河,而怒江則是薩爾溫江的上游。真正的三江並流區位於雲南西北,三江最近之處約相距六十六多公里。越過金沙江,我們離開四川省正式進入西藏自治區。金沙江氣勢雄偉,江中的沖積沙灘在艷陽下閃閃發光,讓整條江水光輝奪目,不愧是金沙之江。在穿越金沙江大橋的那剎那,大家都雀躍無比,此時正式下午二時三十分,我的CD隨身聽正好播放著Sarah Brightman的Harem那首旋律磅礡無比的曲子,讓我整個人都快飛了起來,興奮愉悅震撼狂喜,那種心情很難用紙筆形容,就像是吃到無敵好吃的豬血糕,或是遇見十多年不見的好友,極其感動。

沿著西曲河前行,經過了一個同時刻著漢文和藏文的石碑,上頭寫著知識就是力量,在這遙遠的山區看到這麼一塊石碑,心中有很大的感觸,沒錯,要脫離貧窮靠的是百年大計的教育,再怎麼開發,若沒有教育做基石,只是讓大家都變成唯利是圖的人,但學習不能只學習現代化,古老的智慧在這塊土地已經幾千年了,依舊有值得學習的地方。進入西藏後,我們第一個抵達的縣城就是芒康,下午四點多鐘,車子即將完成到芒康前最後一個爬坡,突然冒出大量濃煙,一陣聲響後,就拋錨了,大家下車看看車的情況,發現是汽缸的連桿撞破汽缸,整個爆掉了。師傅搭便車進城去找拖拉機回頭來把我們接到縣城,我們到達芒康先去找了旅館,安頓下來,之後才去跟師傅談車子的事,這輛車肯定不能再坐了,我們也還沒簽約,所以大家貼了師傅一些錢,讓他有點錢修車回四川,而我們打算在這顧一輛車繼續我們的旅程。

我跟大哥住在一間歌舞廳樓上,隨便吃點東西,晚上還坐了一塊錢一趟的黃包車去澡堂洗了熱水澡,終於可以好好的洗一次澡,頗感動的。可是到了晚上身體又不舒服起來,頭又開始疼痛,我就早早上床休息去了,大哥還很有興致地去唱歌喝酒。這個城市很小,但也還算熱鬧,一幢幢新式的水泥屋一字排開,有點刺眼,特種行業同時也進駐了,各式按摩,KTV等。頭痛欲裂的我讓我躺在床上什麼都不能想,連入睡也有點困難,但也不管了,還是撐過去再說。

2004.06.13

昨晚翻來覆去,睡的實在不好,早晨陽光射進屋內,外頭馬路的聲音,狗吠聲,汽車喇叭聲,把我硬生生從床上拉起,為什麼我在這個地方,這是我醒來的第一個念頭。大哥跟大姐一起去問包車的事,而我則是繼續在房間休息,先吞了三顆紅景天,然後寫起我的日記。最後找到一台小巴,拉薩的價錢是4000人民幣,車子是還蠻新的,狀況也不錯,所以就這麼決定了,吃過午飯後就出發。開車師傅姓巫,隨行的還有他那年輕美麗的老婆,由於巫師傅很年輕二十八歲左右,因此很多事情大家可以聊聊,一路上都是歡笑不斷,真不敢相信我們可以馬上繼續我們的旅程,很幸運。在路上又看見了一個漢藏合文的石碑,上頭寫著教育為立國之本。

今天過的第一個山口是拉烏山山口(4293m),緊接著是漫長的下坡,長達三十三公里,海拔下降了一千七百公尺,天氣狀況不錯,路況也還可以。不久,我們遇上了瀾滄江,我們在如美鎮稍作休息,剛剛下了一場小雨,地上還是溼的,站在瀾滄大橋旁,看著混濁的江水頭也不回地向下方奔去。通過瀾滄江後,又開始爬坡,然後翻過腳巴山山口(3908m),等於又上升了一千四百公尺。這一路很靜謐,大江在腳底下彎來彎去,山坡上是一排排的梯田和村莊,還有一座座紅色的山脈,這裡的地表景觀很特殊,江水切出的峽谷,讓紅色的土壤露了頭,這紅色不是火焰紅,而是色調溫和的咖啡暗紅。每次經過村落,小孩們都會很熱情地打招呼,還有不少是立正站好,向我們行舉手禮,很天真爛漫的小朋友。過了山口後,我們恰好遇上一場風暴,又是狂風,又是下雨的,甚至看不清前方的路,沒多久又出起太陽,搞的我們一頭霧水,不知發生什麼事。沿著山溝中的小溪前行,一大片一大片的松樹落在溪谷間,旁邊有著淺淺的草地,簡直是世外桃源,草地上的牧畜悠閒地在村落外啃著草,偶爾還有一縷炊煙緩緩上升,真是超愛這個地方的。

儘管道路不陡,但我們漸漸爬到海拔五千左右的高度,通過了目前到達的最高高度,東達山山口(5008m)。下坡時,遇見許多軍卡,有二三十台吧,我們的速度要比他們來的快,所以就不斷超車,但是他們揚起的大量灰塵,讓整個山谷灰濛濛一片。接著我們進入了縣城左貢,左貢位於玉曲河旁,藏語為”犏牛背”之意,一進縣城,就接到雅芳打來的電話,真是好巧,每次有收訊時,就接到電話,我們住進了左貢賓館,一人四十人民幣,不過有熱水澡可以洗。洗完早大家出去覓食,有了這幾天以來難得的輕鬆,感覺很不錯,由於明天要早起,晚上也就早早就寢了。

2004.06.14

昨晚頭又痛了起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作夢,痛到無法躺著睡,於是坐了起來,半夢半醒,一直到睏的受不了後,才又躺下去睡,感覺又死了一次。可是早上起來,一點事都沒有,所以懷疑是不是作噩夢,還是真的頭疼。由於修路的關係,開放時間是固定的,所以我們五點就出發了,天還沒亮,外頭挺冷的,上路沒多久便下起了大雨,但這段路是我們目前走過最好走的,全程都是柏油路,天空一點一點地亮了起來,抵達邦達,已經七點多鐘了,這時外頭依舊下著雨,氣溫極低,邦達是川藏南北線交接處,我們走的是川藏南線,這裡也有一座機場,是藏東唯一的機場所在,而邦達草原更是高達四千四百多米。我們在車上將早餐解決之後,開始要翻山口了,本來的大雨已經轉成大雪了,從來沒看過這麼多雪的我,立即興奮起來,窗外的一片銀白世界,雪粒不斷地敲打著車窗,外頭積雪已經有半公尺高了,然而在雪地上行車是艱辛的,輪胎不時打滑,都讓大伙心驚膽跳。翻過亞拉山山口(4618m),沿途的路都很糟,但至少雪已經停了,地面乾燥些,經過同尼村跟嘎瑪村後,我們來到了怒江峽谷,這是最三江裡最後一條大江了,此時天氣已經好轉,怒江大橋有軍事據點駐紮,可以看出這裡軍事地位的重要性,而怒江峽谷如同她的名字般,兩旁都是險峻的峭壁,山壁陡峭,任何植物都不太有機會附著,於是就造成整條峽谷都光禿禿的景象。 

穿過峽谷後,來到一個充滿綠意的村落,饒巴村。在通過八宿前,我們把午餐解決了。這裡最搶眼的景觀就是那紋理分明的橫斷山脈,紅色與褐色的線條相間,江水刻出一條條峽谷,綠色與藍色相襯,我們快速地穿越這眾多色彩。這條西藏的”高速公路”,柏油鋪的很好,但給人一種時空的錯亂,彷彿這裡不是西藏,只是城市郊區的一條鄉間小道,剛落過雨的微濕地面,整個空氣像是凝住般安靜,只有車子呼嘯而過風聲,與雪山傳來的細語。經過一個小村莊,仲沙村。三面環山坐落在山谷裡,山頂都是積雪,很可愛的地方。不久,通過了安久拉山山口(4468m),來到了然烏。然烏有個很美的然烏湖,是山體滑落堰塞而成的湖,海拔三千八百米左右,面積二十二平方公里。狹長的形狀圍繞著一座雪山,很像一條淡綠色的絲巾,有二十多公里長,而且有許多子湖。然烏藏語的字意為”屍體堆積”,相傳以前湖裡住著一頭牛,岸上也住著一頭牛,但他們時常打架,後來雙雙互頂死了,屍體化為然烏湖旁的大山。而然烏湖旁的山,名叫”岡日嘎布”,這裡也是印度洋溼氣最遠所到達的地方,再過去因為高山阻擋,而溼氣難以前行,而這個點也就是岡日嘎布的南面。同時也有許多著名的冰川在此,阿札冰川與拉古冰川。阿扎冰川冰舌海拔只有兩千四百米,是中國冰川下伸位置最低的一條。而拉古冰川則是西藏最寬的一條冰川。我們經過然烏湖時,正下著小雨,湖面上煙雨迷濛,山坡上的樹簇一直延伸到湖岸,往水裡長似的,湖旁的草地綠,湖面的翠綠,山坡的樹綠,層次分明,互調互和,形成一幅賞心悅目的畫。當我們遇見帕龍藏布時,天氣已經好轉。藏布是藏語”江”的意思。帕龍藏布也是然烏湖當年的源頭。洶湧的河水,與成堆的泥路,讓我們在峽谷中顛簸,但至少江邊景色很美,也值得了。整條帕龍藏布,沿路都是一叢叢河邊樹,於是我們只能從樹縫中窺見江水之美,湍急的聲響,也不斷在山谷中迴盪,隨著我們前進。最後,我們抵達波密。

波密,海拔兩千七百多米,可說是西藏的江南,綠野遍地,完全嗅不出這是高原西藏。當然,這裡的地理環境仍在藏東的橫斷山脈區,但青翠的高山,很難不讓人想起台灣的高山,不同的是,這裡雪山的數量很多。進入波密縣城前,是一段綠樹夾道的青色隧道,涼爽的微風,搖擺的白雲,還有那一片片舉目可見的綠,正前方聳立著一座雪山,這裡是我在川藏線上最愛的一個地方了。四周都是雪山環繞,沿途的樹松,小溪,木屋,實在是太夢幻了,應該就是瑤池仙境吧。這裡也有著中國最大的海洋型冰川,卡青冰川。我們先再波密找了一家不錯的旅館,接著就一起去街上覓食,找了間麵店,大家開始喝起啤酒,啃起瓜子,我才發現啃瓜子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巫師傅兩夫妻,已經有小孩了,本來是住在雅安,平常就以跑車為生,現在他們想多賺點錢,好買個房子,現在日子還算過得去。今天大家都興致很高,喝了不少酒,說到啤酒,我這沿路的旅行才明白,中國人可以餐餐不離酒,即使不是喝白酒,那也要有點啤酒,我在大陸喝過不少啤酒,但最好喝的還是大家公認的青島,清新甘醇,味濃暢喉,所以它的價格相對來說也比較高。幾乎每省都有自己的啤酒,西藏啤酒,新疆啤酒等,味道不一,價格也不同。李大哥很喜歡喝啤酒,於是我常成為他的酒友,他沒事就會給我來一杯,因此,我的酒量也漸漸被他訓練出來。總之,今天是個愉快且盡興的一天。晚上還接到家鳳姐打來的電話,讓我驚喜一下。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